关注电商
我们一直在努力

打车APP大战的法律问题:刷单涉嫌诈骗

【导读】打车软件是一种智能手机应用,乘客可以便捷的通过手机发布打车信息,并立即和抢单司机直接沟通,大大提高了打车效率。如今各种手机应用软件正实现着对传统服务业和原有消费行为的颠覆。

“我有时候觉得司机开车抢单确实不安全,但总共也就坐10分钟的车,还没想好怎么开口制止司机,就到目的地了,所以我担心过,但没提醒过。”谈及边开车边操作手机是否存在安全隐患时,在朝阳北路一咖啡厅上班的张小姐这样告诉记者。

近日,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两款叫车软件的厮杀,使得预约出租车服务被社会广泛讨论。北京交通委统计数据显示,去年,北京出租车总量为6.6万余量,每辆出租车每天大约运行400公里,空驶率达到30%至40%。在司机看来,使用叫车软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少空驶率。而在大部分乘客眼中,两款软件给出的实惠也是看得见摸得着的。

gg

打车软件补贴战不断升级,消费者、媒体看得好不过瘾。然而,这一波波疯狂砸钱的背后,打车软件到底面临着哪些法律问题?

开车抢单触礁道交法

今年春节前后,嘀嘀、快的两大打车运营商作出打车补贴政策、一时间,出租车内“微信支付,从某某地到某某地”“已叫单”“支付宝支付”等各种从手机传出的女声此起彼伏。个别司机一手开车,一手抢单,忙得不可开交。

3月初,记者一上的哥王师傅的车里,就看见方向盘左侧架着一部智能手机,在不断播放着乘客的预约信息。“您一边开着软件准备抢单,一边还开车,安全么?”记者上车后提出自己的忧虑。“我开车不抢单,光听这个和听广播一样,不影响开车。”王师傅说。在记者提醒后的20分钟里,王师傅并未伸手操作手机。

“我一般都是停车才抢,也是听见顺道的活才出手。”王师傅说,使用叫车软件的司机多数来自远郊区县,这样抢单可以降低空驶率。然而,不守规矩的司机也不少,王师傅说,他确实见过有人在挡风玻璃上装两三个手机的,并且在驾驶期间操作手机抢单。

对于这种在驾车过程中使用手机的行为,其已触礁法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六十二条第三项规定:驾驶机动车不得有拨打接听手持电话、观看电视等妨碍安全驾驶的行为。《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中规定,开车接听手持电话,将会被一次记2分。

2月20日,北京市交通委运输局为规范电召服务运营行为,确保出租汽车运营服务安全,还明确规定每辆出租汽车只允许安装一个叫车软件终端,可以是手机也可以是平板电脑,但前提是只能有一个软件终端。

ggf

与此同时,全国各地相关管理部门也先后出台规定规范出租车驾驶安全。四川省成都市交管局相关负责人称,驾驶员在驾车同时用手机抢单,不论是将手机用支架固定在挡风玻璃上,或将手机放置于控制台、座位上等车内其他位置,均属于妨碍安全驾驶行为,依照道交法等相关法律法规,将面临罚款100元、记2分处罚;因出租车司机使用打车软件导致注意力不集中而引发交通事故,交管部门也将因此追究出租车司机的法律责任;上海市也规定严禁出租汽车驾驶员在载客行车途中接听、使用手机等终端设备,以确保出租汽车运营和乘客人身安全。

软件刷单涉嫌诈骗罪

据媒体报道,2月17日起,嘀嘀打车与微信支付第三轮营销活动携10亿元重磅出击,“使用嘀嘀打车并选择微信支付,乘客立减10元,每天3次,新乘客首单立减15元;北京、上海、深圳、杭州的司机用微信支付收车费,每单奖10元,每天10单,其他城市的司机每天前5单每单奖5元,后5单每单奖10元,所有城市的司机使用微信支付首单立奖50元。相比乘客获得的实惠,出租车司机从打车软件中获得的奖励更多。如果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都用,每天就有10次奖励机会,能多挣100元,一个月下来就能多挣3000元。

也正是如此,有司机开始打起用软件“刷钱”的主意,记者听一位出租司机曹师傅表示,他有几个同事,都是天天打牌也不出活,互相刷刷软件就能挣钱。但具体如何操作,他连智能手机都不会用所以也没弄明白。

但有乘客道出玄机。“我遇到过,我用嘀嘀打车去国贸,上车后司机再教我用快的下一次单,司机再抢,这样我就可以节省车费,他也多得到一笔返现,还有司机说,可以同时用两个手机,分别登录乘客客户端和司机客户端,相互刷,不拉活也能赚钱。”住在马家堡的孙小姐说,按照政策,嘀嘀、快的每次打车至少能返12元、13元。

几天前,山东省威海市有1000多名出租车司机的嘀嘀账号被封,主要原因是司机刷单、违规严重。据嘀嘀打车威海区负责人介绍,自2月25日起,嘀嘀打车软件开始全面查处司机和乘客的违规现象,并首次推出二次违规封号7天的处罚。违规的内容有很多,例如提示音中提到让其他司机别抢、让朋友刷单、叫单时报司机车号、乘客上车后立马付款等,公司后台都会有语音和数字显示,这样的行为均会被封号。此外,距离太近,GPS报的定位是0.0公里,这也被认为是一种刷单行为。

对于这种刷单行为,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科学院副教授袁彬认为,这种作假单的刷单行为属于虚构事实,涉嫌诈骗。刑法规定,诈骗罪系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从理论上说,出租车司机利用补贴政策刷单的行为存在非法占有的目的和侵占手段,可以认定为诈骗。”袁彬说,诈骗罪的定罪起点由各省市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作出具体的规定,通常为两三千元,在北京诈骗罪的起刑点是5000元,但这5000元可以累计,因为这是一个连续性的过程。依据刑法规定,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刷单骗取的补贴金额不足诈骗罪起刑点的,各地公安机关则会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进行处罚。

袁彬提醒,对于乘客和司机来说,冒着法律风险赚点蝇头小利,实在是得不偿失。

约车爽约违反合同法

除了带有主观故意的诈骗外,约车时还存在着爽约风险。如司机在应答了某一订单后,因为种种原因无法及时赶到也并未通知乘客改乘其他交通工具。这种情况下,司机爽约面临的就不仅仅是有失诚信的谴责,而应对乘客直接损失进行赔偿。

“就是因为在约定的时间等不来出租车司机,又联系不上,最终我才误了飞机,提前购买的低折扣机票也作废了。”小高说,因为其所住位置较偏,出门很难打到车,所以每次去机场他都用叫车软件约车,但这次在叫车软件上约好司机后,却在指定时间联系不上对方,最终使他延误了飞机。

gfe

对此,中国政法大学经济法学副教授吴景明认为,该司机行为涉嫌违约,应当赔偿直接损失,也就是机票价款。“按照合同法约定,乘客发出邀请,司机应邀后,双方就形成了合同关系,在约定时间内,司机一方没到,那么造成的直接损失就应当由司机一方承担。”吴景明说,虽然叫车软件是个新兴产物,但双方已形成的合同关系就应遵守法律规定。在打车应用中,司机与乘客之间、司机与平台之间、乘客与平台之间;叫单环节、支付环节等环节都会出现违约的情况。但违约行为如何界定,到什么样的程度构成违约,守约方应该得到哪些赔偿,间接损失能否计算在内,守约方向谁来主张权利,违约归责主体是谁,违约证据责任如何分配,这都是在打车应用中存在的法律问题。

有出租司机告诉记者,目前两款叫车软件都有所谓“黑名单”设置,司机爽约达到次数后,就会被该软件拖入“黑名单”禁止使用,乘客爽约次数超过3次,也将被叫停,但对于赔偿经济损失的问题,出租司机则均表示不清楚。记者就此问题拨打了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客服电话求解,但直至发稿时,两家公司的客服电话均处于忙线或无法接通状态。

约车族拦车族的苦

虽然打着空车的牌子,但因为要接预约好的乘客,只好对路上招手拦车的乘客“视而不见”,这种情况随着叫车软件被广泛使用而愈演愈烈。

出租司机张师傅告诉记者,去接预约乘客的时候,自己大部分会打着空车的牌子,路边有人招手,他也不会停下。“这不能算拒载啊,我是直接不拉,不是停下问他去哪以后不拉,这可不一样。”张师傅说。

在天安门附近上班的贾小姐告诉记者,她现在经常是站在路边看到空车驶来却拦不下车,这让贾小姐耿耿于怀。

有律师认为,出租车行业应当为公民提供平等与公平的社会服务,不能因为乘客年龄、性别或者支付对价高低而选择乘客,这属于剥夺了普通乘客的公平乘车权。但该律师同时认为,空车拒载的行为如何查处、如何界定等,都是较为复杂的过程,目前,这类行为只能界定为触礁行业相关规定。

与出租车司机陷入同类烦恼的,还有预约之后在街边看到空出租车却不能招手打到车的乘客。

对于这样的情况,上海市运输管理处、市交通执法总队联合下发通知,在高峰时段新增运力配置方案出台前,暂行实施早晚高峰时段上海市出租汽车严禁使用“打车软件”提供约车服务措施,以缓解高峰时段打车难。

赞(0)
欢迎分享本文,转载保留出处:大电商 » 打车APP大战的法律问题:刷单涉嫌诈骗
分享到: 更多 (0)

留言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