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电商
我们一直在努力

雕爷与张朝阳如此这般为90后创业者打鸡血

导读:上周末,由IDG资本主办、《创业邦》和SegmentFault协办的IDG-校园创业大赛在清华大学举行,搜狐CEO张朝阳,雕爷牛腩创始人雕爷在会中对与会创业者分享了自己在创业过程中的感悟,并与多位85后,90后创业者共同探讨创新与创业话题。

dsf

雕爷:用创业实现三重自由

其实我特别的低调,很少出来。我刚才问李丰到底让我讲什么,是撺掇大家辍学嘛?没有问题,这个事儿我也熟;我还会讲一点方法论,我作为90前,纯互联网是不熟悉的,但是我喜欢把一些传统行业跟互联网嫁接,这个事儿我很熟。拿阿芙精油来说,我们线下做的一般,但是我们进入互联网迅速的把精油作为第一。后来我无聊没事儿干,就做了雕爷牛腩,现在又打算做烤串,反正做了一大堆的东西。
一个人一生要解决三个问题,尤其在座的各位接下来一毕业马上就会面临解决三个重大的问题:第一个问题是财富的自由,靠打工解决财富自由很辛苦,清华毕业很容易拿到很好的职位,但是离财富自由还是有些差距。大部分的高管解决了财富自由,还是没有解决第二个自由就是时间的自由,上下班还是要打卡。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高管行吗?第三个就是心灵自由。很多人发现没法解决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所以创业就好在这里,一旦上了轨道,财富自由可以解决,时间自由也可以,而且有了腰肩盘突出的自由。我在初中辍学,但我觉得我是有用的人,我觉得我是挺牛逼的,所以解决心灵的自由,解决有意义的问题,对于创业而言可以实现这些梦想,创业可以解决这些问题。
下面我们来谈方法论的问题,其实当一件事情能够被解释清楚的时候,它将不再伟大。我们可以研究一切古往今来的名画,为什么会成为名画?当这幅画刚刚挂出来的时候,以前的方法论没法解释它,如果原有的方法论可以解释它,那么这个画一定不会伟大。如果成为一个伟大的画,它要有一个前提,就是必须有一个伟大的起点,而伟大的起点必须充满开放性,有无数的可能。
我们所知道的一个最著名的案例,IDG之前去投了腾讯,折磨了马化腾一晚上问他你拿什么赚钱,他说他真不知道,最后IDG说还是投吧,投了两百万美金。后来IDG用两千万的美元,把股份卖掉了,当时他们开心的不得了。现在,他们内部说了一句话,如果当时腾讯的20%股份没有卖掉,后来投资的几百个项目加在一起,都不如这一个赚得多。一个伟大的起点,一个开放性的起点注定让今天的人难以解释,如果原有的方法论能够把它解释完毕,它就不是伟大的案例。
我的朋友,今夜特价酒店的任鑫刚刚创业的时候找我来聊天,那时候我刚刚研究牛腩。他讲了五分钟全清楚了,我觉得这是一个绝顶聪明的好点子,他很高兴,说得到我赞美,我说我压根就没赞美你。它的最大问题用原有的方法论都能将项目解释的一清二楚,它太清晰了,所以它不是一个开放的起点。大家后来也看到了,最后用很少的钱卖给京东了。所以你的项目实在是太清晰的是时候,是有问题的。当你的项目谁都看不懂的时候,你去找市面上几十家,上百家的投资,都认为你这个看不懂的时候,那很大可能你确实是不靠谱的。但是每一个新时代最牛的案例永远是在方法论上的革命,如果你的起点不够开放,那么你的未来永远无法走到成功。

张朝阳:互联网的竞争最为纯粹

搜狐的故事比较悠久,我们95年底回国, 98年初推出搜狐,可以说搜狐的历史也是中国互联网的历史。我今天不想讲搜狐的故事,现在中国经济的发展,各种各样的原因导致经济软着陆。一个国家的经济要靠什么?我还是觉得要靠科学技术和创新。那么创新来自什么,我最喜欢的一个词是Competition(竞争),竞争带来优秀。我们改革开放了三四十年,我们对于创新的理解还不是特别到位,我们总是想通过筹划投资和各种主观的想法去上一些大项目,希望做好他们。但是往往事实不断的教育我们这样是做不好的,尤其是政府投资做的一些事情根本做不好。我们总是在犯这个错误,就是因为我们不懂这个道理。互联网就是最具竞争力的一个最纯粹的领域。
为什么互联网行业能够比较接近这个清纯粹的竞争呢,在中国因为法制不完善,各种各样的原因导致我们做生意做任何事情都需要很多资源,而这个资源一般是线性的。比如你给批一块地,我可以盖餐馆或者盖楼,或者我可以开一个餐馆或者连锁开十个餐馆。但是互联网的增长方式是非线性的,你有一个想法,你这个人又是比较偏向技术产品型的,又比较准确地把握住了用户的特点和习惯,最后会产生爆炸性的成长,大量的客户都到你这里来。这个增长是指数的增长,这个跟早期是不是有一块地,是不是有银行贷款关系不大。根据线性资源的特点,比如开餐馆或者开咖啡厅,你的可扩展资源非常有限,比如现在金融危机已经到了美国,导致非线性竞争增强,使得线性资源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我觉得互联网是比较充分竞争的一个行业。接近纯粹的竞争产生了优秀的行业,所以竞争不止是压力而且是一种选择。比如现在互联网不断地影响整体经济,比如在媒体领域,现在大家获取信息的习惯、渠道已经发生了很大改变。从互联网早期的门户网站,到现在大家基本上不用买报纸。互联网将会让电视变得与你无关,所以会出现电视几乎被视频公司所取代,这种竞争是互联网的竞争。每个视频网站的老总都有压力,电视台也有压力,三十几个台长为了升官,为了乌纱帽也是挖空心思把收视率做上去,有压力,但是没有选择。不管它的收视率是高还是低,现在他的台存在,五年以后它的台还是存在,这样的竞争不是纯粹的竞争,是一定的竞争。
我说的竞争是一种纯粹的竞争,这种竞争不止是价格的竞争,品牌营销的竞争,而是一种组织的竞争,如果不行就被干掉了。就好象游泳一样,把一大批人放到海里,最后有一批人上岸,这些人就是可以成功的人。国际互联网企业到中国来为什么宣布失败,从早期的微软到雅虎,到谷歌等等,基本上跨国公司到中国是失败的。很多人认为是对监管不熟悉,实际上当这些跨国公司到中国来做,他们一般是任命某一个高管来竞争,他们是让一个科班出身的人找一个团队,它的竞争对手是在街上拼打的武功高的人。和互联网公司竞争,真正是一个全方位从产品到技术到营销,到你公司的文化和凝聚力和每天执行的细节,你这个组织是不是优秀,如果你不优秀最后就会被淘汰掉。把互联网这样一种竞争的态势向各个领域渗透,使得中国所有的领域引向互联网的竞争。中国经济不能只靠投资拉动,竞争的回归会产生了新的增长力,也会是中国新的动力。
赞(0)
欢迎分享本文,转载保留出处:大电商 » 雕爷与张朝阳如此这般为90后创业者打鸡血
分享到: 更多 (0)

留言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 })();